早春

2021-02-03
5

在同一个一百年里,你来了我来了

不早,也不迟

在同一朵云彩下,你看见我我看见你

——不远,也不近

你就在那儿,有树有水

所以,我爱你。


——海桑《我是你流浪过的一个地方》


就快要过年了,总听妈妈提起谁谁不回家了,看样子应该有挺多人选择就地过年,前段时间追了《山海情》,质朴的叙事方式,小人物的角度,嬉笑怒骂,有血有泪。西海固的艰难超出想象,但村民们还是许多有志之士的带领下在贫瘠的土地上建起了一个“塞上江南”。


有意思的是里面村民相处的细节,完全就是老家日常生活的翻版。

东家长西家短的生活隔久了还是会想念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
家乡的年味是年复一年深埋记忆里的念想,妈妈炸的肉圆手工烫的蛋饺,还有热闹的烟花,打牌永远不会三缺一,随便几个电话就能凑齐一桌;有贼能侃大山的乡亲,讲起话来能把人乐死;穿个家居服就能出门,饭能吃下一大碗,整个身心都是轻松愉悦的。

看过南风窗的一篇文章叫《中国人的小日子》,里面写道:

粤A、沪B、赣A、皖Q、鄂J,外地和本地车牌们纷纷拥挤在了平日里空落落的乡间路上,总有几个地方错不开车,司机相互探头望一眼,“哎呀我说哪个!原来是你啊!”碰见熟识的人,是常见的事,按辈分排总还要叫个叔伯,丢根烟到对面车窗里,多是平日里不抽的好烟,“你是什么时候回来叻?”语气扬一扬,一股节日的喜庆。


今年立春立的早,2月3号就是了,然后白昼变长,气温会渐渐缓过来,天气暖和了,万物复苏,一切都会过去。


海桑说:“生活本身从某一个角度看,就成了诗”。他不是个一帆风顺的诗人,在持续近十年的时间里,三四十次以卖血的方式为自己的诗歌献祭。但是生活还是给这位狂热的年轻诗人狠狠地浇了一盆冷水,女朋友离他远去,父母逝去,接连的变故给了他沉重的打击。他独自一人躲在山里三十多天,锥心沥血。《我是你流浪过的一个地方》就是在这个时候写成的。


生活就是这样,总会有些不如意。


朋友家添了个小女儿,所以不管有没有疫情,他都没打算回老家过年,而父母也早早从老家赶过来,陪他们一起。一家人很开心,没有异地过年的失落。


但是更多人的情况是跟家人分居两方。

今年过年或许不能团聚,但往后的年里总会经常有。只要相互守望,就是最好的陪伴。


待疫情阴霾散去,我们再相见吧。


注:诗歌来自海桑的《我是你流浪过的一个地方》



来源:
写下你的评论吧