老姚在老厂策划的员工“尺读”展

2020-08-24
9


老姚策划的“尺读”展很简单、很朴素,他在办公楼的三楼挑了间办公室,找木工洪师傅做了个“职工文化馆”的牌子,几根钉子一敲,展馆就落成了。工作人员就他一个,三十六七度的酷热里,这位北方大老爷们,汗湿的衣服能拧出水来,老姚挺得意,“还好我多带了件衣服”。



老姚是刘姝滢对他的称呼,我当然不能这么叫,我称呼他为姚老师,一米八几的个子再加上沉甸甸的身份,让我面对他时有点压力。简单认识后姚老师开始介绍他策划的职工“尺读”展,还让我坐,我想应该很快就结束,那就坐吧。


可是姚老师并没有我想象中的例行公事,他就像跟一个朋友唠家常似的,认真的说了很多他的想法,我有点小紧张但又很开心,人的一生如果能遇到一位好老师,真是受益终生的事,他们思考问题的方式,会让你发现很多自己在眼界和思维上的局限之处。


△老姚写给职工的信,发放到了各个部门。


以前厂里有个职工之家,职工的业余生活很丰富,五湖四海的年轻人聚集在一起,带来各自不同的文化背景,舞会、运动会、读书会、舞台剧等等,这样的一个工作氛围,是一个互相积极影响的过程。就像我之前因为一则留言接触的彭国维先生,他身上那种海派的优雅,仅仅几张照片,便可让人窥见那个时候年轻人精神世界的一角。上个月我整理了一部分厂里的老书单,《魂断威尼斯》、《嘉莉妹妹》、《雪莱抒情诗选》、《百年孤独》、《绝望的情人》、《变性者的隐私》、《玛丽莲·梦露秘传》、《中外情书集萃》、《男性穿着的艺术》、《中国古代常识 历史地理部分》等等,书名涉及古今中外,有严肃文学,也有消遣娱乐的内容。


老厂有着自己特色的文化,不需要再去重新塑造,它本身的、69年积累的底蕴,在那一扇扇旧蓝色的门窗上,沁入皮骨。现在的社会节奏快,我们总是匆忙着,三餐四季,不经意间就过去了,我们曾经拥有的,被遗忘,费心追逐的,也就是不过如此。


老姚说他要做的不是一个高高在上的展览,不费人力,不花重金。他要做一个能让厂里的职工都参与的、贴近生活的展览。尺子大多数人家里都有,可延伸的范围也很广,从平面到立体,从实物到意向。


社会是一个世俗的功利的实用的规矩的社会,只有艺术能突破它。无规矩不成方圆,在艺术的世界里,你可以任想象力搓扁柔圆。仰望星空时,回到语言之初,思想漫步,艺术不会给你一个固定的答案,就像这个展览,没有任何教化的意思,参观者有什么样的感受就是什么感受。


展览室的墙面上摆放了多把老姚从世界各地收集来的尺子,钉子是他从北京带来的,每把尺子的呈现方式他都很费心思。



我在家里从女儿的玩具堆里扒拉出了一个Helloketty的小尺子,是女儿小时候量身高,大了当玩具的小东西;同事从家里带来了小孩量脚买鞋的尺子;木工洪师傅把他做学徒时跟在师父后面做的木头尺也带了过来,还有一把大的塑料三角尺,洪师傅觉得不好,老姚却很喜欢。都不是贵重的东西,平日里甚至不会多注意,但被老姚郑重其事地展出时,忽然就生动了起来。



从尺子看到个体差异,再去看这个老茶厂就妙趣横生了。谢谢姚俊杰老师。




来源:
写下你的评论吧